就想当一辈子儿科医生

2016-08-25 16:00:59 来源:微健康  中国传统文化资讯摘录

就想当一辈子儿科医生

“亲切、耐心、不厌其烦。”这是采访熊磊时见证她给孩子看病时的最深感受。熊磊说,“孩子和我都很亲,从以前喊姨妈,到现在喊奶奶,那么多年,这份职业已经让你无法割舍。”

“我女儿从3个月到现在3岁多了,一直在这里看病,从没输过液。”一位热心家长对记者说道。凭借精湛的医术,从事临床工作30年的熊磊在患者中享有盛誉。除了繁重的管理和教学工作,熊磊每次的夜门诊基本上要从晚上7点一直到10点以后,周末更是从早上一直到下午,常常连中午都不能休息。虽然很辛苦,但也乐在其中,让她深深体会了被需要、被牵挂的幸福。

“德艺双馨”。这是徒弟对熊磊的评价。“当医生,如果只有医术,没有爱心和责任心,也不是一个好医生,也不能长久。熊老师无论在管理、教学,还是临床上,都让人佩服,对待病人的好,更是令人感动,可以说我以前从来没见过。我很幸运,能跟到这样一位好老师。”

“女神”!这是熊磊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。“无论事业还是家庭,老师都经营得非常成功,是我们的偶像。”

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这是美国医生特鲁多的座右铭。熊磊一直记得这句话,给学生上第一堂课,也会让他(她)们牢牢记住。她说,医学是有局限的,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,而自己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帮助和安慰。她非常希望在病人不是那么多的情况下,能多跟患儿家长交流, 给她们更多的建议。

“无奈”从医却走上人生坦途

熊磊说,从医并不是她从小的理想和爱好,1979年,她的高考分数完全可以进入重点大学,她所填写的志愿也是理工类大学,她希望像父亲一样,成为一名工程师。但她的选择被从事地质工作的父亲坚决否定,父亲的理由是“我的女同事们到四五十岁基本就很难再有发挥。”母亲是外科医生,因为害怕血淋淋的场面,熊磊甚至对从医还有些排斥。于是,父亲发话:“那就学中医,越老越吃香。”熊磊说,为此父亲还带她专门跑到云南中医学院去看了看,她原以为老人家才学中医,没想到都是和自己年龄一般大的人,于是就随了父愿。

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,熊磊读书一直很努力,成绩也很优秀。但当时她只是为读书而读书,内心深处还不是那么喜欢中医,直到自己得了一场大病,才让她由衷地爱上中医, “有一年,我十二指肠球部多发性溃疡,潜血4个加号,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,住院1个多月后,疼痛仍反复发作。当时在医院实习,一个针灸科的老师,给我做了穴位埋线,差不多2个月,埋进去的羊肠线完全吸收后,症状全部消失,钡餐提示溃疡愈合。亲历这神奇的疗效,从此,我由不得不学变成想学爱学,因为年纪小,背功也好,毕业时五年平均分拿了全班第一,进入到云南省中医中药研究所针灸经络室工作,之所以从事针灸,跟自己的经历有关。所以我经常讲:是中医这门古老的医学,助我走上了人生坦途。”

工作3年后,听说母校首次招收儿科专业硕士研究生,熊磊以优异的成绩顺利考入,先后师从著名儿科专家李家凤、李冬青、管鹏声、杨振邦、刘以敏等前辈攻读儿科。从此,她就与儿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熊磊说,学了儿科后,发现很有意思:一是与小孩打交道,有利于保持年轻的心态,二是成就感来得快。“成就感来源于我的病人,娃娃患病有几个特点:发病快、传病快、恶化死亡快,但有一点是最重要的,就是好转恢复快。今天看这个娃娃,精神萎靡、无精打采,招呼也不打,明天来复诊,人还没到,声音就到啦,完全是另外一个状态。当医生希望得到的是什么,是为病人解除病痛后的愉悦感。”

就想当一辈子儿科医生

收入不多收获良多

相对于其他科,儿科可谓高风险、低收入,工作还繁琐,但熊磊一直记得毕业时,当医生的舅舅对她说过的一句话:“无论如何,你都记住5个字‘为人民服务’”。“如果你把它作为一个讨生活的行当来做,肯定很累,但当你把它作为一项事业,你就会乐在其中。人生的价值有各种体现,就看你想要得到什么。像我们看病,学生们都知道:经常是渴了有患者买水,饿了有家长送饭。有一年我生病,孩子们给我发短信,其中一条是这样写的:你是我们小朋友的大朋友,爸爸妈妈的好朋友,我们找不到你,才知道你生病了,你住在哪里,我想来看你,希望你好好养病,早日回到我们中间来!。这童真的祝福让我感动万分,行医多年,我深深体会了被需要、被牵挂的幸福。所以虽然累但很快乐。为了给家长之间、医患之间搭建沟通交流的平台,我建了一个大型公益QQ群,我及我的学生们会在上面解答家长的各种问题,而我要做什么调研,可以说一呼百应,大家都非常愿意配合我们的工作。说到收入,相比而言,确实是少,但你内心的充实和安宁,不是用金钱能换来的。”熊磊说。

既是好医生又是好老师

教师和医生是世上最崇高的两种职业,一个传道授业解惑,一个救死扶伤,如何同时做好这两个角色?熊磊说,以前管教学时,她就提倡,希望教专业和专业基础课的老师,本身也是医生,她经常说的两句话就是:在课堂上成为一个有实践的教师,在临床上成为一个有理论的医师。“老师仅仅是比学生先知道考试答案的人,或者叫先生最恰当,先生是先学生而学习的学生。做儿科医生丰富了我的教学内容,教儿科提升了我的整体素养,两者相辅相成。我一直都说,黑板上看病是看不成的,所以我带的这些学生,好几个都是学校的老师,我希望她们在讲课时,有实战经验,能教给学生最实用的东西。”

熊磊说:“做教师,教书育人,桃李芬芳。做医生,治病救人,功德无量。老师和医生,真是人类最伟大的两个职业,非常好。”

中医并不是常人认为的慢郎中

作为中医学院的管理者之一,熊磊认为,发展中医目前最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培养真正的中医。她说,很多人都说中医好,但有一个现实情况,就是好中医少。“这么多年来,中医饱受争议,我观察到,抨击中医的大致是两类人,一种是伪科学家,一种是庸医,一个受到病人的拥戴和追随的中医,他怎么会说中医不好,学校50周年校庆时,很多白发苍苍的老校友在座谈会上说‘感谢学校教给我们安身立命的本领,让我们吃这碗饭吃得好还吃得长’。我给本科生上第一堂课时都会讲:中医好在哪。‘上以疗君亲之疾,下以救贫贱之厄,中以保身长全,以养其生。’哈哈,很多老中医都是老寿星。”

熊磊说,中医学院现在办了兰茂班、佩衡班,选拔一些好苗子,从头培养,她认为,中医教育,跟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缺失有非常大的关系。分管教学时,她曾提出:一些有家学渊源的人,哪怕分数低一些,如果招进中医学院进行培养,是最容易实现早临床多临床反复临床的一拨人,而且会成为学术流派最好的传承人。“如果中医的教育能再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的话,可能会好一些。学医5年,有很多课程与其专业关联度不大,所以医学生很苦。而‘读经典、做临床’是成为名医的必由之路,只有激励学生:‘为中医之崛起而读书,为个人之进取而读书’,并且要学无止境,技无穷涯。”

“中医目前还面临着‘墙内开花墙外香’的状况。”熊磊说,“今天早上我上第一堂课,是把我一个从法国回来的学生带到课堂,让她讲了15分钟的感受和体会,她说在法国中医并不是常人认为的慢郎中。的确,在我这里,经常2副药就解决发烧问题。”

儿科治未病是完全可以达到的

古来就有“上工治未病”之说,作为医生,熊磊并不想病人那么多,她希望通过治未病让娃娃少生病,所以尽可能教家长一些保健知识。以前她曾经在春城晚报上开过“熊教授育儿经”专栏,现在则会不定期举行一些讲座。“经常有父母会问,娃娃要怎么养,太瘦了,要吃什么,我说想吃就吃,顺其自然。中医讲究阴阳平衡,食物也讲究合理搭配。治未病就是防患于未然之意,很多小儿常见病,预防重于治疗。我们团队研究的一个课题,是把中药配方香薰油作为空气消毒剂,用于预防感冒等流行性传染病疾病,已经申请了专利,希望能尽快推向市场。防病治病的手段很多,如三伏贴、三九贴、香薰油,还有小儿推拿等。关于小儿调养的问题,还是那句古话:若要小儿安,三分饥和寒。我在这里看病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穿衣多跟发病次数成正比,穿的越多来看病的次数越多。希望通过一些平台,教给大家更多的知识。”

药品安全形势不容乐观,熊磊也有这个担忧,她推崇用自然之法治自然之身,“我当年跟管遵信教授学过耳针,所以临床上常配合耳穴压丸治疗,同时会教一些简单的推拿按摩方法和食疗,如治感冒可喝热水或姜汤、健脾胃可用牛奶炖山药、除湿气可用薏仁绿豆粥、防燥热可用枸杞菊花茶等等。总之,中医是最接地气的,生活处处有中医。”

良药可口还要利于病

现在有检测孩子身体是否达标的各种“标准”,很多所谓的“标准”让家长无所适从,熊磊说,“人不是标准品,每个人都有个体差异。娃娃能吃能睡精神好,生长发育正常,就是最好的标准。判断娃娃健康与否,最重要的是父母自己的感受。”

孩子生病,家长总是心急如焚,熊磊说,“换位思考,我非常能理解,所以在我这里,有两条不成文的规定:小于3个月的、发烧超过39度的,还有一些急重症,我都会提前给看病。” 做好人才能成好医,要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,因此,每次出差,她都会提前一星期告知病人,因为要信守与大小朋友们的承诺。

孩子最怕打针吃药,熊磊说,现在市面上中成药很多,小孩也比较容易接受,很多医生会开中成药但不会辨证用药,家长就更无所适从了,今后要普及这方面的知识。 “很多娃娃怕吃中药,主要是口感不好的问题,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,在我这里不适用,我讲的是:良药可口还要利于病。所以,我开处方时,会充分考虑到口感,我要求学生先去药房识药尝药。”

抗生素能不用最好不用

据说国外孩子一般的头疼脑热很少打针吃药,而我们的医院上来就打抗生素,对于这个问题,熊磊略显担忧地说:“抗生素的问题非常严重,以后会出现诸多耐药性疾病无药可治,这是非常严峻的问题。作为云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会长和儿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,我们和西医同道经常进行学术交流,分享用药经验,减少对抗生素的依赖和滥用。在这个问题上,家长也有误区,到了医院,好像不输液不开点抗生素就不算治疗,有的更是自己到药店买抗生素吃,殊不知这样做,后果很严重。 很多接受中医治疗后,发现效果非常好,就会追随着来。”

熊磊说,“中西医是取长补短的问题,病毒性疾病如感冒、手足口病、水痘、腮腺炎等,过敏性疾病如哮喘、过敏性紫癜、湿疹、荨麻疹等,心理行为障碍性疾病,像抽动症、多动症等,还有血尿、遗尿、尿频、性早熟等等疾病都是中医的优势病种。我有个课题寻求和华西医学中心的合作,一开始他们对我们的想法和态度持怀疑态度,后来连续两年假期都派研究生过去做实验,实验结果让他们认识了博大精深的中医学,现在我们合作得非常好。”

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

头一天到曲靖看病,当天是一上午的课,一下午的会,下午6点从呈贡赶到省中医院接受记者采访,7点开始的门诊,6:30就有人候诊,9:00记者离开时,还有二三十个病人在排队等候,其间熊磊和学生们连水也顾不上喝,她说第二天一早还要到呈贡上课。如此忙碌,熊磊却依旧神采奕奕,看不到丝毫倦容,一旁的徒弟忍不住插话:“我们都叫她鸡血女王,可以不吃不喝不睡。”熊磊哈哈一笑,说,这可能跟喜欢这个职业有关,你投入其中,主动去享受就不会觉得累。说到保养秘诀,熊磊表示,自己也不吃什么补品,就是用最自然的疗法:梳头、拉耳、摩腹、叩齿等。

老师快90岁了,还在坐诊,熊磊说,她也会像她的老师一样,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。(文|赖婷婷图|代巍)

原标题:专访云南中医学院校长熊磊——就想当一辈子儿科医生

本文的所有图、文等著作权及所有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[责任编辑:DD17] 关键词:中医儿科医术传承

相关阅读

热门推荐

精华推荐 

热帖推荐 

热门排行 

文章二维码 

扫描二维码

手机访问更方便、赶快行动吧!

分享
添加表情
还可以输入99个字
发送